返回

海天中文手机阅读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
491、旁观者清清楚楚

书架 上章 目录 下章

    孟桃夭难以置信的触碰钱多多脸颊上的红肿,确认那不是化妆,再看看后视镜里挥挥手走进电梯里的汤云裳:“如果我不来叫你,她会把你打成什么样儿?”

    把黑仔开出车库的钱多多摆手躲避,倒吸口疼痛的气:“没有,她还是很注意的,只是不小心撞到茶几角了。”

    孟桃夭再点亮手机凑近观察:“这个可以算家暴了吧,她以前有这么打过你没?”

    钱多多强调:“分手了,是前女友,这就不是家暴,只是我本来应该好好说事情,忍不住笑场,被打也是活该。”

    孟桃夭收了手机靠回座位:“现在我有点相信,你是被她逆推的……”

    钱多多哀求:“别说这事儿行了么,我错了,以后我俩不提这个了,难道这个人生污点你要说一辈子么?”

    孟桃夭借着这个事,慢慢恢复士气:“是两个污点,相比之下我只有一个,对,我那个污点的同时,你算半个,所以你有两个半污点,我只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钱多多能不着痕迹的拉开话题:“我其实挺吃惊,你突然做决定马上搬出来,按说怎么也得慢慢给她们说。”

    孟桃夭果然被带开:“是,本来我也想慢慢摸个底,后来突然想通了,那是你的事情,你自己去安抚,我终于体会到,我能够自由做决定,马上决定做什么的自由,就像当初从平京回来,赵晓雅突然决定连夜跟你去自驾游,你们二话不说的丢下我就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唉,心头还是有疙瘩,都记着呢!

    两年多,这是积累了多少疙瘩,肯定跟癞蛤蟆背上的疙瘩一样多。

    钱多多觉得自己这个话题找错了:“明天先休息下吧,放假了,餐厅也要大年二十九的年夜饭以后才放假,还有两天时间呢。”

    孟桃夭也配合他东拉西扯:“明天再说吧,主要去办手续,下午陪穗穗让央金休息下……那个药店停下,我去给你买点药膏,免得明天被人看见还说是我打的,你不用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钱多多这有2.5个污点的没什么脸红紧张,就是淡定,反倒是孟桃夭随着车停在小区楼门前的停车位,越发失水准:“买,买几瓶水不,二哈的猫粮,它没,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她自己都控制不住结巴,而且明显连自己在说什么都没察觉,有点晕头转向的看钱多多掀开后备厢,从推倒的座位上,拉出卷着被子的巨大包袱,然后才如梦方醒的去抓其他几个塑料袋,都被钱多多伸手接过去了。

    最后只有抱上沉甸甸的二哈。

    本来没打算带上猫的,就是收拾完东西,孟桃夭才发现自己没法拿走,下楼找钱多多的时候,解救了男朋友,结果成了汤云裳帮忙把东西拿下车库,而且二哈好奇的跟着她下楼看见钱多多被打,就把目击证人带走了。

    其实不重,钱多多跟个非洲土著一样反手把被单包袱挂在头上背着,一手串了这些装着化妆品、充电器之类的塑料袋,一手牵住孟桃夭:“我们只是在一起生活,跟以前没什么两样。”

    孟桃夭幽幽的叹口气:“你倒是经验丰富……”

    还是稳定不少,但面对楼宇大堂里的监控摄像头,又低头用猫掩面:“这已经算是非法同居了……”

    钱多多惊讶:“现在还有这种说法?”

    法务头头是道:“没领证的算非婚同居,和结了婚在外面跟第三者同居的并称非法同居,只不过前者不违法,后者告了就涉嫌重婚罪。”

    钱多多惊悚:“还好没听汤汤的,那就犯法了!”

    好像说起汤云裳,孟桃夭也自然些:“刚才……看她送我们上车离开,我还是有点愧疚,全靠你被她打了才抵消情绪,她的情绪不会做什么傻事吧,我刚才把那大众车钥匙给藏起来,留言给袁媛了。”

    钱多多相信:“她其实是蛮坚强的,流血流泪都不会跟人求饶,我能说的都说了,得她自己转过弯,不一味的消极想法,积极乐观的想才行。”

    孟桃夭冷笑:“总是坚强的人受伤,因为大家都习惯了她够坚强。”

    钱多多烦:“你到底站哪边?”

    孟桃夭跳出电梯去开门:“我站正义的一边!你说她会不会一气之下出国了。”

    钱多多更心烦:“我好不容易凑了堆不偏不倚还能让她听的词儿,你能不能别再提,这事儿还不是你助攻的!”

    孟桃夭连忙顺势摆出吵架的势头:“你就不能拼命反抗?!”放下猫又不知道干什么,前业主好像在等待他们的时候做了点清洁,蛮干净的。

    当然她也没做家务的习惯,就站在那背着小手手不知道干嘛。

    二哈疑虑的在飘窗上转了转,决定先趴下来看看局面。

    因为钱多多已经在卧室铺床了,前面搬家以后,所有细软都带走了,但淡蓝色的地中海风格双人床上还是有床垫的,钱多多娴熟的把床单被褥铺好,随便抓了套自己的到外面,一点试探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孟桃夭等他出来才进去,再从藏在背后的袋子里面拿出药膏,还藏好药店塑料袋,若无其事的出去丢茶几上:“自己擦啊,我去洗澡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又声音发颤,怎么感觉在暗示呢,孟桃夭想给自己脸上一巴掌。

    钱多多真没想那么多,兴致勃勃的打开电视建议:“你手机备份上传账号没,我帮你把手机卡换了,绝对不偷看你手机里面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孟桃夭没好气的关电视:“你就不能关注点正事!都快两点了,你还看什么电视!”

    说完真的给自己脸上轻轻一巴掌,这会儿还有什么正事呢?

    感觉自己说什么都在暗示。

    当然这巴掌就是宽以待己,严于律人了,摸一下。

    快速抓了自己的换洗内衣、睡衣还有化妆品、卸妆水之类跑洗手间里。

    钱多多理解的正事就是检查水电热水器,站在厨房里面问孟桃夭花洒出水温度没问题以后,再跑到客厅检查WIFI信号,重新设置密码,快速的把二哈那点猫粮什么弄出来,又到厨房看看烧水的锅碗瓢盆都没有,抓了钥匙给卫生间说一声,跑楼下24小时超市买东西了。

    水雾中的孟桃夭松了一大口气,抓紧时间快速草草洗漱,穿内衣的时候,还犹豫了下,才穿上又擦掉镜子上的水汽照镜子调整,最后罩上睡衣跑出去前探头确认钱多多不在,以飞一般的速度冲回卧室,有点后悔这个布局,感觉每次从卫生间到卧室都得穿过客厅。

    可又压不住那种有点战栗的兴奋刺激外加害羞忐忑,总之就是大杂烩心情下,还看了眼沙发,紧接着回过头看见床上时候忍不住短促尖叫:“二哈!你个蠢货!”

    正好这时候房门开了,钱多多隐约听见:“什么?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孟桃夭慌乱的跳上床:“没事!没事!”展开被子就盖住那两盒彩装冈本,同时也把自己盖进去。

    明明装塑料袋里藏在床垫缝隙下,还是被二哈这家伙给刨出来了,孟桃夭简直心惊,幸好自己抓紧时间先出来,要是被钱多多看见,那可真是从窗口跳下去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钱多多就没往卧室里面走,只伸手进来,朝着床大概的方向丢了瓶水,然后把门关上:“晚安……”

    孟桃夭一边说晚安,一边对卧室飘窗上的黑白猫做鬼脸。

    二哈肥肥胖胖的,蜷成一团好像笑眯眯的做了点该做的恶作剧。

    可孟桃夭藏好盒子到床头柜抽屉里,关上吸顶灯又打开,最后裹着被子翻来翻去靠在床头,始终睡不着,因为睁眼闭眼都对这个新环境有点犯嘀咕,最后锁定在卧室最显眼的整体衣柜上,猜测里面藏五六个人都没问题,越想越觉得害怕。

    最后不得不壮着胆子把滑轨门打开看了眼,虽然是空的,但也带着点不喜欢的味道,又蹑手蹑脚的到卧室门缝去倾听,还关了灯看门缝光线,终于确认钱多多没睡。

    无声的把门打开条缝……

    开门前还背上发凉的回头看了下,只有二哈满脸笑眯眯的蹲在飘窗台上。

    这促使孟桃夭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这点动静,反而又把埋头在茶几上忙碌的钱多多抬头吓一大跳:“哎呀卧槽!卧槽!你无声无息的在扮鬼啊!”

    就有这么神奇,听见他的声音,孟桃夭浑身的自己吓自己就不见了,把被子裹紧些移步到客厅飘窗台上坐下,这小户型就别指望阳台了:“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钱多多经验十足:“写需要购买的物品清单啊,明天挨着采购,生活用品去趟大超市,家居用品去趟宜家,一准儿给你安排得明明白白的。”

    孟桃夭却难以抑制的打了个呵欠,顺着这L型的转角沙发贵妃榻这边躺下来:“没别的意思,那个衣柜我有点怕,太累了,我就这么睡会儿,定个八点闹钟赶着去房产交易中心,他们说要排号……”

    忐忑纠结那么久,却就这么睡着了。

    毫无防备的秒睡。  

书架 上章 目录 下章